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评介文章 > 正文

且将古意写清风——杨春的书画篆刻
2013-01-19 23:32:53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且将古意写清风——杨春的书画篆刻    中国文化的发展,主体方向上是继承的。儒家传统是个性价值趋同于共性价值,因此出现中国文化含蓄内敛的大倾向。这个大的倾向,就是各家思想所谓的道,当然儒释道三家对...
且将古意写清风——杨春的书画篆刻
  
  中国文化的发展,主体方向上是继承的。儒家传统是个性价值趋同于共性价值,因此出现中国文化含蓄内敛的大倾向。这个大的倾向,就是各家思想所谓的“道”,当然儒释道三家对“道”在不同层面上作不同的解读,但文化艺术最终都有着“近乎道”的趋向。
  
  所以,即便是不同的文化艺术、艺术家有诸多不同的个性化表现,求新奇、求变数,也都是在主体继承的基础上水到渠成、自然而然的变化。而主动刻意地求奇求变,在历来的文论、书画论当中,不是很多见的,因为那不符合“中庸”的审美取向。因此,纵看中国历来的艺术,就书画来论,总体上是一脉继承下来,山水画来讲,画史上所谓“自大小李一变;荆关董巨一变;刘李马夏一变……”等等,但是从唐代山水画形成,直至清代,虽然有不同流派的呈现,但总体的趋势是以继承为主。晚近以来的所谓“革命性变革”,即便是像齐白石这等高人所说“逢人耻听说荆关,宗派夸能却汗颜”,但是此阶段的“变革”,毕竟在数千年的艺术发展长河中只是百十年的事。这百十年来的变革,就能改变后来者对以往“中庸”式传统的继承,尚难定论。
  
  青年书画篆刻家杨春,是一位继承传统的优秀实践者。
  
  杨春书画印兼修,皆有传统法度,中规中矩。他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,中国美院的教学以重视传统而称誉于业界,这当是杨春的最大收益所在。
  
  他的书法以帖学见长,每能出规入矩,小字尤为精彩,法度严谨,点画灵动,顾盼有姿,光彩照人。帖学一路,出于王羲之,其后来者在这条道路上,能得其一仓一廪便足资名家。在过去的一千多年里,帖学书法一直以来都是中国读书人的必修课,也是书法的主流和正统,其原因一是王羲之立法之初兼顾众美,选取他以前各种书体当中的优秀部分,而这种选取的标准,或者说是审美标准,是两汉以来儒学逐渐确立起来的中正、中庸理念——虽然王羲之生活的魏晋时期是生活相对开放、精神相对自由的时代,但是通过看魏晋时期流传下来的书画诗文等作品来看,其时主流的审美好尚仍然是中和、中正的,另外读正史也可以看到,人们总体的价值取向其实也还是以儒家入世的思想为主导的。刘伶陶渊明等的高标特立,固然有时代关系及其精神节操独立处,但是和后世的文学渲染也不无关系——帖学成为正统的另一原因是文人士大夫的整体审美趋向使然。汉代已降的读书人,几乎每个时代都无不是以儒家典籍作为教科书的,其思想,也都必然深受儒家正统思想影响至深。所以,其审美中的中庸中正、内敛含蓄思想理念必然表现在书法当中。因之,帖学的流畅洒落而不失法度,字在规矩之中,意在法度之外的表现形式最符合文人士大夫的审美,而另一方面,士夫文人的儒家中正思想又赋予书法以深刻内涵。杨春的书法,既继承了法度,也继承了这种儒家思想赋予书法的精神内涵。
  
  杨春的画,多以小写意花卉见长。有了他的书法底子,画起画来,自然事半功倍。写意画大抵是元明已降大行其盛,尤其是写意花卉和山水画,大多出自文人士大夫之手。如果说书法中尚存有一部分事功因素(诸如科考需要、字的优劣关乎读书人尊严体面等),写意的山水和花卉画,则完全是寄发情感的笔墨游戏了。写意画与“成教化、助人伦”的“重大题材”绘画不同,它可以不用考虑任何事功需求,完全按照自己的好尚,而随意挥洒。不过既是要有所寄寓,那么就要看作者的思想如何了,如前面所说,文人士大夫大多以儒家的思想为主导,所以写意花卉画,最终还是被赋予了思想含义,那就是“比德”思想。孔子说过:“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。”以此为基调,所以才推演出后来写意画的梅兰竹菊等所谓“四君子”题材,且长画不衰;写意山水比花卉画则相对要超脱一些,其中不免会被文人赋予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”的内涵,但是更多的是在经营一处纸上林泉,心中净土,可权且作为一个精神的栖息地。从技法层面讲,一方面要把思想寄托的好,另一方面还得使画面好看,长期下来,也就积累成了一系列成了体系的笔墨技巧。这些方面,杨春都能继承得很好,题材方面,他多以“四君子”等题材表现笔墨,说明他于古来文人传统精神有戚戚焉;其笔墨不温不火,用线寓刚健于柔美,用墨清新淡雅而不浮华,说明他体察传统笔墨颇深。
  
  杨春于篆刻工稳健精细一路,此类印章其实很难,一方面,由于受众面广,一般人都认为会看得懂,所以稍有差池,就会有责难声;另一方面,在当今篆刻圈子里面重视创新的时代,很难像写意印风那样有大破立。古人论诗文书画,最高境界者,是无论你私下里用了多少心思,花费多少心血,最终呈现在作品的时候,不让人一眼就看出来,这叫含蓄之美,就像江南的园林,面积虽然不大,但是一定要隔断,一隔,便是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,只有深入走进去,才可领略个中奥妙,这是含蓄,是品位。而现在大多是恨不得耳提面命地告诉你说,用了许多的心机,都摆在面上,一眼望去,坦荡荡、赤裸裸地,第一眼美,越看越不美。所以在精微处找无数的变化,叫人信心把玩,细心领略,才是隽永。所以杨春在这个精微的印风中去寻求变化,其实是很有勇气的事,因为难能,所以就有其可贵处。
  
  继承优良的传统,符合中国文化大的发展理路;而创新求变,又是时代风尚的大趋势,不过此于艺术的创作也带来了不少的空间,艺术也正因为诸多的不可预知,方更有吸引人处。
  
  2012年11月
  
  王振羽于北京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古意 清风 ——

上一篇:只在此心内,莫向身外求  ——杨春书画印观后
下一篇:我与杨春